第四章 菜粥??重生农女去种田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朱大娘对江小池来说可是个神邻居,天生一副馋嘴,还是又懒又谗的那种,要不是朱大爷还算能干,按现在庄户人家条件,可养不起这样一个婆娘。

????朱大爷一声吼:“丢人现眼的玩仍,回屋呆着去!又嘴馋了不是?一个菜粥就把你魂勾去啦,家里少你粥喝啦!”

????朱大爷这话说的有底气。朱大爷在生产队管仓库,别的不敢说,顺手从仓库里拿点什么回来,村民是睁一眼闭一眼。谁让人家儿子在公县社上班,要不这肥差也不能落在朱大爷身上头。

????江小池听到动静,忙把门窗又紧了紧。心里一阵唏嘘:啥年头啊,吃糠咽菜还得把门窗都关好。大鱼大肉也就罢了,吃个菜粥能让人惦记也不容易。

????肚里有了食。江小池觉得浑身都充满力气。等张婆子上炕睡着,江小池便悄悄溜进空间,看着哪个地方地得侍弄,撸胳膊挽袖子就忙乎开。开荒了半亩地不说,顺手又把栏子里的豆角、黄瓜、辣椒秧科挪空间里几颗。

????空间不比外头土地,只要你能干,无边的荒地就可以随便开。可惜江小池现在身体不给力,好不容易喂个半饱,撒几把力气也就不剩啥。也不知老胡什么时候能给自己下任务,随便发个大力丸也好啊。这年头,谁也比不过的就是一身力气。

????想着老胡这点也得休息,江小池忍了忍,最终还是没忍心叫老胡出来。九百年的老胳膊老腿,也禁不起折腾不是。想着白天老胡对自己左一个心疼,又一个心疼,江小池的心里倒是觉得蛮热呼。

????待从空间出来,张婆子岁数大觉轻,立马有了动静:“池儿啊,大半夜不睡觉你去哪了?”

????“菜粥喝多了,多跑几趟厕所。”

????池儿啊!池儿啊!江小池还以为张婆子说梦话要羹匙呢!江小池揉了揉眼,麻溜的钻被窝赶紧睡觉。

????听江小池这么说,张婆子一咕噜身,也转身睡去。

????现在江小池和张婆子住的房子是原主父亲江大林留下来的。张婆子一共生养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大儿子江大志,也就是江老大张婆子长子,顶门立户的老大。江老爷子在的时候,一个劲惯着,有什么好吃的都紧着这个儿子,对二儿子基本是不闻不顾。

????老二江大业见在家里不受待见,村里又没有什么出路,便自告奋勇去了越南前线。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什么音讯传回来,江老爷子派人打听了几回也就不了了之了。

????至于江小池的父亲江大林,是张婆子出门赶集时从道边捡回来的。张婆子一辈子懦弱没说过上话,男人在时男人当家,儿女在时儿女当家。这辈子唯一自己做主的事,就是拧着全家的性子把江大林留了做儿子。

????这年头家家都吃不饱,就因为这事,亲生的几个孩子与张婆子起了隔阂,大女儿江兰英嫁人之后便没有回过娘家。

????分家时江老大占了全部家产,还是村长出面,替江大林答应每年给江老大一块钱,连给十年,这才把早已露天的老宅子分给江大林。

????原本张婆子是跟江老大过的,可这个江老大媳妇田花天生刻薄,张婆子每天起早趟黑,又下地又干活,就连一顿饱饭也不给,腰累弯了不说,眼神也越发不济。

????见张婆子帮衬不了自己,田花二话没说,当着村里人面就把张婆子铺盖卷撇到江大林门口,扬言要让江大林把吃他们江家的粮都吐出来。

????刚开始的时候,江大林当了兵,靠着军饷日子倒也过得去,露天的房子也翻新盖成泥草房,因为能干也娶隔壁村姑娘做媳妇。

????可惜好景不长,江大林媳妇生产时难产,生完江小池就大出血,送到县公社人也没抢救过来。在江小池十岁那年,江大林部队抗洪抢险牺牲,张婆子就算是江小池在这世上唯一的一个亲人。

????祖孙俩磕磕绊绊,相互照应,祖孙俩日子过得再艰难,狼心狗肺的江老大都没伸手拉一把。可遇到十年不遇的大旱,祖孙俩日子过得更艰难了。

????江小池为了省口粮食给张婆子,借着张婆子眼神不好,哄着张婆子吃完饭后,自己每顿喝刷锅水充充饥,饿的不行,就去野外找两颗鸭食草。

????江小池是军烈属,就算村里有接济,但苦年头也不成就人。

????后来的事现在的江小池再清楚不过,原主饿死,自己趁需占了这具骨瘦如骷髅的身子。

????空间里的菜有灵气,江小池吃过之后觉得浑身都充满力气。怕村里人起的早,自己从哪挖的野菜再招人惦记,天还蒙蒙亮,江小池就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江小池挎着土篮往就往山里走,走到没人的地方一闪身就进了空间。

????经过昨天晚上整理,空间明天比昨天看到的规矩许多,秧科缓过苗,昨天挖过野菜的地方也发出新芽。

????这就是有空间的好处,江小池有些沾沾自喜,哼着小调,不一会的功夫就挖了小半土篮子野菜。刚想离开空间,看见芦苇塘旁的苋菜长得正好,顺手又薅了几把。

????原本江小池还想多掐点苋菜,苋菜这种东西要比普通野菜味道不知好了多少倍,但唯一的缺点就是吃了容易变黑。

????江小池想着自己脸黄的跟乙肝携带者似的,就是想多吃也没敢多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是。

????从空间出来,江小池又顺手摘了点鸭食草盖在上面。

????一路无人,江小池走的也畅快,若不是怕张婆子起疑,江小池恨不得连院门都不往外迈。可不出院子就把野菜拿出来终究还是不妥,以后怎么把空间的东西拿出来,还得需要好好琢磨。

????“贼头贼脑的,一大早露水还没干呢,你一个人偷偷摸摸去哪啦?”

????想着村里原主也不能有什么熟人,担心土篮子的野菜露馅,江小池眼皮都没抬,也没搭理人,一门心思回家想离人远点。

????“瘪犊子玩仍!见人不知道喊,你赶着回去继续躺棺材板呐?”

????长辈?江小池这才把头抬起来,来人可不就是原主打扮油头粉面的大娘田花不是?

????江小池点点头算是见过,想着田花对原主种种不好,也不愿意待见她。

????“哎!你个小瘪犊子,筐里偷藏什么玩仍,生怕被人瞧见?”

????江小池暗道一声不好,田花一只手便搭在土篮子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压博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