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来自西楚的密信??境王妃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眼前的男子身着青色素纱衣,头顶发髻整齐利落的挽在琥珀色头饰里,脸部线条棱角分明,刚毅的眼神中带着一些温柔的星光。

????“你是小宝?”

????“对,我就是小宝,怎么样看得清楚吗?”

????“嗯,看的很清楚,只是你和我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是不是更帅了”林承宇笑着将一杯茶递到桂龙琴的手中。

????“我一直以为平时你给我那么多好吃的,自己也应该是胖胖的,听你的声音我还以为你是大叔,心里还嘲笑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叫小宝呢?”

????林承宇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口里的茶呛得眼泪直流。

????“这么说超过你的期望了,不错不错。”

????“对了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明月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明月有急事先我们一步出发了,怎么?是不是想看看她的样子啊?”

????“自然是着急的,但是我更想知道能配上你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我这个做姐姐的当然要为你做主。”

????“你是不是激动糊涂了,什么配的上,你又什么时候成我姐姐了?又想占我便宜。”

????“像明月那么潇洒英气的女子,不应该就是你这种独来独去的男子喜欢的类型吗?”

????林承宇将脸慢慢凑近桂龙琴,眼睛直视着她,说话时候温热的气息让两人间的气氛显得十分暧昧。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说不定我就喜欢你这种脑袋笨笨的呢?”

????“你啊人小鬼大,这脑袋里一天都想的什么,走吧,再不带你出去转转,脑子迟早出问题。既然是姐姐,那就麻烦你路上多多照顾了。”趁桂龙琴还没有反应过来,林承宇一把将她拉起来抱在了怀里。

????“流氓”用力踩了林承宇一脚,将他推开,桂龙琴捂着她那因害羞而发烫的脸飞快的跑上了早已备在门口的马车上。

????“啊,你等等我,这下你真的得照顾我一下了”林承宇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这下要被那些下属笑话了,一个即将出征的将军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踩伤了。

????“你坐到对面去,不要挨着我”桂龙琴指了指对面的位子,示意林承宇坐过去。

????“真生气啦?对不起,我以前也是和兄弟姐妹这样打闹的。”

????桂龙琴的记忆里早已不记得过去的事情,自然是无法理解林承宇口中所谓的兄弟姐妹情谊了,但是作为正常人她又觉得大概小宝是不会撒谎的,只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对不起了明月,只能再拿你当挡箭牌了。

????“你知不知道明月其实挺喜欢你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保持点距离。”

????“那你觉得多远的距离合适,这么近,还是这么近?”林承宇将身体一点点的靠近桂龙琴。

????“你再这样我真的不理你啦。”

????“跟你开玩笑的,我当然知道她喜欢我,但是我是她师弟,她喜欢我不是很正常吗?”

????“哎呀,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而是男女之间的喜欢,你懂吗?”

????“男女之间?是哪种喜欢啊,你好像很懂的样子,给我讲讲吧。”林承宇用手托住脑袋,笑笑的看着桂龙琴。

????“兄妹可以成亲吗?我说的那种感情就是像你爹娘,感情很好可以生个宝宝一辈子都在一起的那种。”

????“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和我爹的感情也并不好,我已经很久都没回家了。”笑容从脸上消散,林承宇转过头看着窗外的阳光是如此的刺眼。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过你好歹有个爹娘,不像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没事,都过去了,我没那么脆弱,虽然我爹娘的感情不尽人如意,但是我相信一定会遇见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还要很久才能到,你先躺下休息会。”此时的林承宇多想抱抱眼前这个过于敏感的女子,可是又怕她会再次被自己的热情吓跑,只能伸出手摸了摸桂龙琴的头,给予了一个十分温暖而又温情的微笑。

????马车奔驰在尘土飞扬的小路上,而那个方向正是南诏国的边境。

????此时的南诏国皇宫内,大皇子苏之衡将一封密信交给苏之境。

????“这是密信,为何没有任何文字?”苏之衡不解的问到。

????“早年间在边境驻扎的时候,也听边境的居民说起过这大概是西楚国特有的皇室密信,需要将他们特有的解药涂抹在信封上才可以。”苏之境答到。

????“可是这解药又去何处寻找?”

????“这个我倒是没听说过,不知道大哥有何见解?”

????“以我之见你可以将这封信拿回王府,让弟妹看看。都是西楚国皇室成员,她应该有办法。”

????“好,那我就拿回去试试。”很显然这是苏之衡是有意为难他,放走新王妃的事他并不想告知苏之衡,所以只能先答应下来。

????苏之境拿着密信刚走出大殿,就从角落里闪出一个身着黑色夜行服,口戴面罩的男子。

????“新王妃被他放走了,主人为何不直接拆穿他。”

????“不急,我这个二弟是狭义心肠,既然他想扮演这个好人,我又何必这么快拆穿他呢?我倒是要看看他要如何解决这封信,打这场仗。”

????“难道主人就不怕这封信上有何机密?”

????“这天下都将是我的,他只是替我冲锋陷阵的臣子而已,又有何秘密可言。”

????拿着密信回到王府的苏之境心中甚是苦恼,虽说平时的他见多识广,但是刚才他并没对苏之衡撒谎,对于这封密信他真的是无能为力。

????“王爷这是王妃走的时候交给属下的信,说一定要王爷亲启。”

????苏之境接过信,打开信封,却不小心被藏在信封口的小刀片划伤了手,鲜血一滴一滴从伤口中流出,染红了素白的信纸。

????“王爷小心有炸。”暮秋喊到。

????“没事,不用紧张,这刀片没毒。”

????止了血,继续看信。

????“王爷痛吗?刚才的血算是对你抛弃我的一点惩罚,今生虽然做不成夫妻,但是很感谢你曾经对西楚国做的一切,也感谢你最后对我的善良,信封中的紫草是我西楚国的特有药物,将它和鲜血混合就会提炼出可以解开密信的解药,我知道身为出兵主将的你一定会收到一封来自我国的密信,希望它能帮到你,也希望将来如若我们兵戎相见,你我不再有任何顾虑,后会无期。”

????果然信封内妥帖的放着一撮紫草,苏之境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在茶碗里,拿出腰间的匕首划开手指,将自己的血滴到了碗里。

????渐渐的碗中的紫草开始融化,和血液融合到了一起,变成了淡绿色的液体。

????苏之境将药水涂抹在密信上,慢慢的信封上的字显现了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压博官方app